我有一个软fufu的媳妇儿~

可以叫我阿竹,一个喜欢刑侦推理日剧的家伙,推理死忠+特摄粉。在死人和活人之前徘徊,因为也是史圈粉。史圈主三国,副清康雍。最近又迷上了唐宋诗词圈。cp偏杂,但玄亮雍怡坚定不移。山风饭,红担,但我也很爱其他人。由于沉浸史圈有些日子了…所以现在是半脱离日圈。咸鱼写手,欢迎勾搭

《与微之书》带出的脑洞……信笔而成,估计会有漏洞,刚入唐宋诗词圈,历史还不是很熟悉,哪里不对请温柔指出来,在下可以修改~感觉很白开水…嫌弃自己的渣笔…

———————————————————————

与微之书

  唐宪宗元和十二年,这已经是乐天被贬江州的第三年了。这也是他第三年没见着微之了,算算日子,也快两年没收到他的信了,乐天心里实在想的很。想起以前熊孺登送来的病中书札,心里也禁不住担心。

   四月初九,他的茅舍建成了。乐天看着自己构造出来的小天地,心里满足极了。他的第一想法便是与微之分享,共同乐一乐。

  安置好一切后,四月初十夜,乐天坐于桌前,借着明月朗照,执笔写信,一抒思念之情。

  “四月十日夜,乐天白:

     微之微之!不见足下面已三年矣,不得足下书欲二年矣,人生几何,离阔如此?况以胶漆之心,置于胡越之身,进不得相合,退不能相忘,牵挛乖隔,各欲白首。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实为之,谓之奈何!”

  微之与乐天同年被贬,一个被贬为通州司马,一个被贬为江州司马,相隔千里,难以相见。乐天有点小委屈,两人可谓生死挚友,但因故少聚,如今再因被贬,不得相见。挥笔泼墨,直白地表明对这位相隔千里的挚友的无尽思念。

  乐天微微笑着,想着微之看到这一段时的样子,定当有欣喜也有无奈。谁叫他不给我写信报个平安,某白有些怨念地想道。

  他提笔继续写道:

   “仆初到浔阳时,有熊孺登1来,得足下前年病甚时一札,上报疾状,次叙病心,终论平生交分。且云:危惙之际,不暇及他,唯收数帙文章,封题其上曰:“他日送达白二十二郎,便请以代书。”悲哉!微之于我也,其若是乎!又睹所寄闻仆左降诗云:“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此句他人尚不可闻,况仆心哉!至今每吟,犹恻恻耳。”

  微之极少唤他白二十二郎,不像他,除了微之,就爱叫他元九。他看到封题上那两句,眉心直跳。

  拆信一看,居然是个病危信,还有几帙文章。他看完书信,他的心拔凉一片。微之……病危了……乐天当时的脑海里回旋着这个消息。又看到微之所寄左降之诗,他顾不得什么,泪洒而下。

   “垂死病中惊起坐,暗风吹面入寒窗。”

    于他,字字诛心。

     乐天将自己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伤心事复提,更加伤心。

    他叹了口气,提笔续写:

    “且置是事,略叙近怀。仆自到九江,已涉三载。形骸且健,方寸甚安。下至家人,幸皆无恙。长兄去夏自徐州至,又有诸院孤小弟妹六七人提挈同来。顷所牵念者,今悉置在目前,得同寒暖饥饱,此一泰也。江州风候稍凉,地少瘴疠。乃至蛇虺蚊蚋,虽有,甚稀。湓鱼颇肥,江酒极美。其余食物,多类北地。仆门内之口虽不少,司马之俸虽不多,量入俭用,亦可自给。身衣口食,且免求人,此二泰也。仆去年秋始游庐山,到东西二林间香炉峰下,见云水泉石,胜绝第一,爱不能舍。因置草堂,前有乔松十数株,修竹千余竿。青萝为墙援,白石为桥道,流水周于舍下,飞泉落于檐间,红榴白莲,罗生池砌。大抵若是,不能殚记。每一独往,动弥旬日。平生所好者,尽在其中。不唯忘归,可以终老。此三泰也。计足下久不得仆书,必加忧望,今故录三泰以先奉报,其余事况,条写如后云云。”

   乐天知道微之久未得书,心中必定忧盼有加。所以先给他报个平安信,免得他担忧。报之三泰,以安君心。

   江州这地还可以,湓江鱼肥,江州酒美,能和微之一起享受那就更好了。乐天想道。他还是很期待和微之一起喝酒吟诗的。

   庐山的东林寺和西林寺景色也好,很合他的心意,自然也是要和微之好好说道说道才是,他一边写一边想道。

   自己想说的事很多,但为了安微之的心,还是先给他保平安吧。乐天停了停笔,如是想到。

  他抬头望向窗外,已近破晓,又听山中诸多声响,突然心底一股不可收拾的思念蔓延开来。

   他叹了口气,继续写道:

   “微之微之!作此书夜,正在草堂中山窗下,信手把笔,随意乱书。封题之时,不觉欲曙。举头但见山僧一两人,或坐或睡。又闻山猿谷鸟,哀鸣啾啾。平生故人,去我万里,瞥然尘念,此际暂生。余习所牵,便成三韵云:‘忆昔封书与君夜,金銮殿后欲明天。今夜封书在何处?庐山庵里晓灯前。笼鸟槛猿俱未死,人间相见是何年!’微之微之!此夕我心,君知之乎?乐天顿首。”

   他放下笔,吹了吹信纸,心里既有满足又有惆怅。他和微之,真的很多年没见了…诸多好友,也分隔各处,难以相见。想必,远在通州的微之也有这般想法吧。

  乐天将信封好,等到天明,便托了人,帮他把信捎去给微之。

  忙完这一切,他才上床入睡。梦里,他看到了微之…


预告一下,大概这个星期会把《与微之书》为灵感的元白文发出来吧,估计小甜饼


想问问大家……知不知道墨魂什么时候出啊……安卓版的……emnmm很想玩啊


与微之书甜炸了!!!!元白好腻歪!!!还专门数着日子过!!白乐天,你得多想微之啊!

今天考试摸出来的无厘头的段子😂第一次发段子…求温柔…轼辙和李杜正儿八经第一次摸…玄亮以前有摸过几个段子…也好不到哪里去QAQ怀瞾和雍怡顺路带上…也没有正经写过…emmmm…以上

——————————————————

CP段子

轼辙

对于兄控来说,天大地大哥哥最大。这是毋庸置疑的。

对此,苏子由是最有发言权的。

苏·兄控·我爱哥哥·子瞻天上地下绝无仅有·辙表示:上哪找一个这么好的哥哥给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ps:还可以暖被窝,对吧~ ——阿竹)

反之,对于弟控,这条定律也成立。

当然,苏子瞻也是极有发言权的。

苏·绝对弟控·万能哥哥·走到哪都想着子由·轼表示:我家卯君就是这么好!我就是疼他!

雍怡

兄控定律和弟控定律在另一对皇家兄弟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猜猜也可以想出那两位。没错,就是雍正和怡亲王。

对于皇帝哥哥来说,死后也得把弟弟塞在身边才满意。虽然被弟弟严词拒绝了。

胤·十三弟最大·我要十三弟陪我·十三弟拒绝为兄很伤心·禛表示:媳妇什么的!哪有十三弟重要!朕要十三弟!朕的十三弟乃是宇宙全人…(以下省略五百字)

对于亲王弟弟来说,在规矩里对哥哥好是必须的,但有超常范围,也是可以理解的。

胤·天大地大四哥最大·我是四哥贴心小棉袄·事事以四哥为先·祥表示:本王连四哥的身材都知道!本王就是这么贴心!谁气四哥,看爷怼死你!家里有钱,想走后门?行啊,抄了!充国库!四哥开心,本王过瘾。

玄亮

君臣相处模式奇葩的不少,隔壁曹老板都把谋士团三分二抢去当后宫了不是?孙十万就是个渣,靠近倒霉居多。

而属最厉害的,应该是因为鱼水的刘皇叔和他家军师。

(曹老板:鱼水不是指夫妻吗?难道孤落后了?

孙十万:原来刘大耳一开始就对人加卧龙先生图谋不轨了。

刘皇叔:双股剑警告.JPG

军师:狐狸笑预警.JPG)

作为主公,日常黏军师已经不叫事儿了,全体上下习以为常。

刘·日常看孔明·孔明真聪明·日常当鱼·孔明真好·备表示:

天底下还有比军师更加钟灵毓秀,倜傥非常之人吗?肯定没有。

作为军师,日常和主公“眉来眼去”,全体上下集体当瞎子。

诸葛·日常练兵·主公真是仁德·日常被当水·主公真善解人意·亮表示:

没有谁能和主公一样,这么好了!还和亮脑波同步!

怀瞾

这两位日子过得有点老夫老妻,大概君臣模式≈夫妻模式。

当然,朝堂之上,个个也是有眼的。女皇信狄国老,信得很。

作为宰相,杂事多,有时还得破个案,年纪一大,还有点吃不消。但是吧,

狄·百姓为先·女皇第二·老狐狸·仁·破案高手·桃李满天下·君臣相持·杰表示:

为了武周天下,还有黎民百姓,该办的案还是得办,该干的杂事还是得干。看到皇帝安好,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忧得了。

作为女帝,她的麻烦也不少,治理天下,何谈容易?年纪大了,还容易累。

武·谁都可以怀疑唯独怀英不可以·日常老狐狸坑朕·则·心狠手辣·但狄国老是用来贴心窝的·满朝上下狄仁杰最合朕意·天表示:

还是狄怀英甚合朕意,还会关心朕的身体!但这只老狐狸,就是朕的克星吧!对吧对吧!

李杜

能从小粉丝与大佬转化为好友关系,李杜二人便是教材。

众所周知,两人成为挚友后,杜甫没少给李白寄诗,但李白回信的概率低到不行。

好好的友人关系变得有些微妙,莫名有种渣男痴女的意味在里头。

当然。我们还是相信太白的人品的,但关于回信这事,难说得很。

李·日常收到子美诗·浪过头忘记回信·但其实很想念子美·白表示:

浪过头就忘记给子美回信了QAQ!其实子美寄给我的诗我都有好好看的,也有好好收着的!

杜·日常给太白写诗·日常收不到信·但还是很想念太白·甫表示:

不用看就知道又顾着喝酒游玩!都不给人回信!(有些生气.JPG)

一开始脑洞是来自《华夏珍萃卷》(ps:所以有化用歌词的),然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偏了😂这是上课摸鱼产物(ps:虽然已经有做修改),然后肯定还有不如意的地方…请手下留情,或许你还可以看出我写的是谁?不知道怎么打tag好,就所有有写的朝代来了一遍,tag不够打,有的就合并了…文笔很烂…无法拯救系列

——————————————————

愿君得窥商之一角,得见红颜。

青铜甲骨,祭祀天地神灵。

愿君得窥周之一角,得见贤君。

周仪肃穆,礼敬天地万象。

愿君得窥春战一角,诸子百家。

儒道法墨,皆为乱世而兴。

武将文士,兵刃沾血。

口灿莲花,皆为乱世而生。

愿君得窥秦之一角,史之首创。

一统天下,永载史册不朽。

繁华奢靡,天下共怨。

虽至如此,仍可为青史载。

愿君得窥汉之一角,大汉气象。

封狼居胥,定边安汉护邦。

持节出使,一往一三。

青年不再,仍为汉室使臣。

愿君得窥季汉一角,帝王将相。

乱世相逢,匡汉还于旧都。

愿君得窥曹魏一角,建安风骨。

一氏三杰,自在风流谁人知。

愿君得窥东吴一角,江东风华。

傍江而居,不甘人下与天斗。

愿君得窥晋之一角,王谢风流。

山阴花开,书王诗谢天下知。

愿君得窥隋之一角,仓禀充实。

开科收材,广纳天下贤士。

南北运河,长而利民。

短而苦民,千秋功过任史载。

愿君得窥唐之一角,盛世无双。

贞观盛世,明君贤臣共创。

红装登帝,继前而往。

贞观遗风,巾帼不让须眉。

愿君得窥宋之一角,君子之交。

词赋兴盛,可窥得君子情。

笔墨潜行,婉约豪放。

忧国忧民,被贬失家亡国。

愿君得窥元之一角,铁马金戈。

疆域空前,冲天豪气顿生。

愿君得窥明之一角,万国来朝。

宝船下洋,寻回万邦来朝。

坎坷不平,无力回天。

以身殉国,只愿万民平安。

愿君得窥清之一角,善恶难言。

末之盛世,所谓可叹可悲。

纵有棠棣,花萼连枝。

无力挽回,终留万世骂名。